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东汉末年枭雄志 > 一千三百零六 辛毗并不喜欢一掷千金

一千三百零六 辛毗并不喜欢一掷千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洛阳城里其他的街坊人多,热闹,但也井然有序。
  
  在这些地方做生意的都是本地居民,操持小生意,街边小店铺,或者流通小摊贩之类的,不求发大财,只求度日。
  
  卖些小手工艺品,一些有特色的小玩意儿,布艺之类的。
  
  还有就是食物,各种各样的食物。
  
  魏帝国的洛阳人来自四面八方,谁也不是土生土长的曾经的【雒阳人】,他们的到来自然也带来了各地的饮食风俗。
  
  所以这一时期,洛阳饮食文化简直就是魏帝国全国各地饮食风俗的大杂烩。
  
  还有些民间卖艺的艺人,在这里找块空地摆下家伙事儿就开始显露吃饭的本事,不一会儿就能围上一群人来看热闹,看到精彩处,也会给上一两个钱打赏。
  
  从日出到日落,洛阳城里的娱乐消遣也不曾停过,街头巷尾的欢声笑语与小贩们的叫卖声里回荡着郭某人一手营造的延德盛世。
  
  这是平民老百姓的消遣。
  
  可东南西北四市那就不是一般人该去的地方,那就是有钱人去砸钱的地方,就是达官贵人和富商们去烧钱玩的地方。
  
  经过多年发展,东南西北四市有了非常明确地消费导向。
  
  东市主打奢侈服务业,经营高档青楼,高档酒楼,高档住宿等等,外地有钱商户来洛阳做生意的,一般都在东市落脚。
  
  其中以山海酒家这背后靠山是皇家的天字第一号招牌为核心主战力,数不清的达官贵人豪商富户在这里一掷千金。
  
  西市主打奢侈服装产业,经营高档丝绸和高档衣物定制,引领洛阳城的时尚风范,里头最有名的店家莫过于瑞祥绸缎庄。
  
  这间绸缎庄每隔一段时间总能推出所谓【当季最新款式】,五花八门的服饰搭配吸引着全洛阳城的贵妇人们和深居简出的大小姐们。
  
  据不确定是真是假的小道消息,瑞祥绸缎庄背后的靠山也和东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这些当季最新款式据说和宫里头的某位地位崇高的女性有关系。
  
  反正全洛阳城的贵妇人和大家闺秀们都盯着西市的瑞祥绸缎庄,一旦有消息出来,她们总要第一时间去打探消息,打探最新搭配。
  
  穿不穿不要紧,要紧的是不能丢了面子,以至于自己在贵妇人的圈子里头说不上话,抬不起头。
  
  北市是热血男儿喜欢的地方。
  
  这里出售各种高头大马和精致马具,是有钱人才能光临的奢侈马匹交易场所,据说这里的马都是有汗血宝马血统的,甚至还有一些纯种汗血宝马,不知道是怎么流入市场的。
  
  这些优良血统的高头大马价格极其昂贵,一匹纯种汗血宝马的价格抵得上三五匹军用等级的战马,非顶级贵公子不能购买。
  
  有些时候,这里甚至会对外发售一些猴子、鹿、珍奇小鸟之类的洛阳城的人们根本不曾见过的新鲜动物,价格也是不菲。
  
  南市是专门经营金银玉器和古董之类的东西的,也不是寻常人能来的。
  
  来到这里要么都是慧眼识宝,要么就是财大气粗,就想买点古色古香的东西来彰显自己的【文化底蕴】。
  
  总之,东南西北四市几乎囊括了这个时代魏帝国范围内所能找到的一切奢侈品,一切高消费品,一切能从达官贵人们口袋里掏钱出来的稀有商品,在这里都能看到。
  
  男人喜欢的,女人喜欢的,年轻男子喜欢的,年迈老男人喜欢的,全方位的覆盖了。
  
  权贵之家里的家庭成员们但凡有所喜好的,都能在东南西北四个市集里找到,然后吸引着他们掏钱消费,一掷千金。
  
  而且东南西北四市都和皇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皇帝掌控的东厂在这里无处不在。
  
  东厂就像一头蛰伏在京城里的触手怪一样,默默地把自己的触手伸到了东南西北四市,通过四市的脉络,进而把自己的触手伸到了全国的任何一个角落,把持着这个国度的经济命脉。
  
  东厂的一举一动,都能改变这个国家的经济走向,解决这个国家的经济问题。
  
  任何想要和这个经济体制对抗的家伙,都会被这可怕的触手怪搅成碎片,吃掉。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全洛阳的权贵、豪商富户们都被东南西北四个市集牢牢的吸引住无法自拔。
  
  但是说老实话,辛毗并不喜欢在山海酒家一掷千金的感觉。
  
  他不是那种喜欢大手大脚花钱的人。
  
  但是有些时候吧,场合推动着他不得不去一掷千金,不得不去花大钱高消费来彰显自己的地位,不这样做就不行。
  
  就像家里的夫人为了融入顶级权贵太太圈这个团体,那可是铆足了劲儿从瑞祥绸缎庄搞来最新的款式最新的小道消息,就为了能在太太圈里搞出点什么消息,好为辛毗的仕途助推一把。
  
  长期的白板尚书之路,也是让辛毗的夫人心力交瘁。
  
  丈夫是白板尚书,她也是个白板夫人,没地位,没面子,啥都没有。
  
  甚至有些看不起她的贵妇人居然在正规场合里直接当着她的面喊她【白夫人】。
  
  这不是赤裸裸的打脸吗?
  
  辛夫人给气的啊,差点没背过气去,在家里也没少给辛毗脸色看。
  
  辛毗又能怎么样呢?
  
  一个袁绍降臣能在新的帝国里做到尚书的位置,他还想怎样?还敢怎样?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郁闷之后,终于,等到了和皇太子结亲的时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