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默婚,总裁的专属爱妻 > 第082章:感受不到他的口是心非

第082章:感受不到他的口是心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清澈的杏眸里,忽然噙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八¤八¤读¤书,.☆.←o下一秒,两串晶莹的泪珠,就这样顺着她的脸颊划了下来。
  
      划过历祁南捏着她下巴的手,隐进了她的衣领里。
  
      沉默的泪水很滚烫,灼烧着历祁南手。
  
      他的俊眉微微一拧,如海面般平静的眼眸里没有半点的波涛。深处的暗潮汹涌,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倒是他第一次看到沉默的泪水。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
  
      他印象中的沉默,是从来都不会在他的面前掉眼泪的。
  
      此刻,看到沉默脸上的泪水,多少还是会有点触动。
  
      而沉默,心底里也是不愿在这种时候掉眼泪的。只是不知不觉的,就掉了下来。她不想让别人觉得她很软弱,所以一直都会伪装自己,让自己看起来很坚强。
  
      可是,坚强伪装得太久,也是会累的啊……
  
      特别是在她努力了那么久,却感觉还是回到了原地的时候。
  
      许多年,她不曾哭。包括在牢狱中,因为她深知自己的眼泪流下来没用,不值钱。
  
      就算是受过什么苦,她每次都会自己一个人咽下去。
  
      而这么多年来,她也仅仅是在和历祁南相遇之后哭过一次。
  
      那次,她是哭给自己的自以为是。
  
      这一次,她却是觉得悲哀。
  
      “究竟要怎样,你才会放过沉名?”沉默说出来的话,带有无尽苍凉的语气。
  
      她刻意忽略掉了历祁南的提醒,她想再争取一次。
  
      用自己的方式……
  
      历祁南的眸色再次沉了下来,深深的看着沉默,咬紧了自己的牙关。
  
      “沉默!”不知道是不是被沉默那无知的情绪给气到了,历祁南在沉默的耳边大声的吼了一句。
  
      本来就冷得彻骨,此时更是要把沉默的耳膜给掀掉。
  
      这么大的动静,饶是把厨房里正在忙碌的杨妈也给吸引。
  
      杨妈很敏感,这声音一听就是先生生气的怒吼。她把目光落在了此时正站在客厅中央的那两人的身上,眉心深拧。
  
      不知道先生怎么了……她打算看看情况……
  
      万一先生真的动怒了,她知道就算是自己过去了也没有用。
  
      历祁南的目光泛着一丝冰冷锐利的光芒,直直的瞪着沉默,让她无处可逃。
  
      沉默本来也没有打算逃避,抬眸,迎接着他那摄人心魄的目光。
  
      “只要你能够放弃收购沉名,无论让我做什么,我都会答应!”沉默的语气很坚定,却又透着一丝的卑微。
  
      但是,其实她的内心却是慌乱无比。
  
      历祁南却是轻嗤一声,冷冷的道:“沉默,早知道我就不该去救你!”
  
      像是在自嘲,不知道怎么的,却让沉默感受到了一股异样的感觉。
  
      她突然很想知道,历祁南那天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态,才赶去救了她。
  
      而他口口声声说收购沉名和她没关系,也是真的和她无关吗?
  
      历祁南冷声道完那句话之后,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他离开了别墅,出门时还用力的把门啪嗒一声摔得很响。
  
      似乎是在彰显着自己此刻的怒气。
  
      沉默只是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无奈,还有无尽的苍凉。
  
      真的……只能这样了吗?
  
      杨妈听到了历祁南摔门离开的声响,同样也看到了沉默站在原地略显孤单无助的背影。
  
      心里有着很深的疑问,大步朝着沉默走了过去。
  
      “小姐,你怎么了?怎么和先生吵起来了?”
  
      杨妈站在沉默的身边,那张被岁月爬满了痕迹的脸颊上,布满了担心的神色。
  
      沉默抬眸,将视线落在了杨妈那张担心着她的脸颊上。此时此刻,竟然还能有个人关心自己……
  
      沉默忽然扑进了杨妈的怀里,放声痛哭了起来。似乎,是想要把自己多年来受过的所有苦难还有委屈汇积的泪水,全部都在此刻哭出来。
  
      “杨妈……”沉默边哭边呼喊着杨妈的名字。
  
      杨妈也没有想到沉默会突然哭得这么厉害,双手环着沉默,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
  
      “好了,小姐,有什么事你就说出来给我听,杨妈我一直都会是你的忠实倾听者。”
  
      这慈爱的声音,就如同是她记忆中的那道声音。所有的记忆,便在此刻开闸而来。
  
      “杨妈,沉名对我很重要,他怎么能这么冷血的就把我最重要的东西从我身边剥夺走?”沉默趴在杨妈的肩膀上,声音一抽一抽的。
  
      杨妈大致也明白了。
  
      她记得先生之前就在策划一个收购案,好像被收购的那个公司就是叫沉名来着。
  
      后来,先生就没了动静。
  
      原来,先生之前想要收购的那家公司,竟是沉默的公司啊……
  
      这也难怪,沉默会哭的那么伤心了。
  
      杨妈抿了抿唇,安慰着沉默,“小姐,先生做的每一件事,都会有自己的想法。他不会无端的收购沉名,必定是为了什么。”
  
      至于是为了什么……
  
      从先生这些天来对沉默的态度来看,或许只有她这个局外人才看得清。
  
      沉默的脸色透着一丝无奈,嘴角下沉,“一开始,我以为他是为了我才要收购沉名,我怕他是为了报复我,所以才想要夺走我身边最重要的东西。只是,貌似是我多想了。他对我的态度,实在是太过冷漠了。这应该是我意料之中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他那冷漠的态度我的心还是会很痛。”
  
      如果不是历祁南一而再,再而三的说她自以为是,她大概也会猜测历祁南还对她余情未了。
  
      可是,每次当她以为自己和他稍微亲近了点,下一秒,两个人的关系却是能再次回到起点。
  
      杨妈听到沉默的话后,只是轻笑了一下,继而说道:“小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沉默的情绪现在已经缓和了点,因为有了杨妈这个倾听者。只是,干净的脸上还是挂着清澈的泪痕。
  
      她点了点头,说道:“嗯,杨妈你问吧。”
  
      杨妈早就猜到了,沉默和历祁南以前的关系肯定不同寻常。先生,从来都没有这样在乎过一个女孩子。说不定,他们以前会是恋人也不一定。
  
      如果真是那样,那么她的猜测,也或许是对的……
  
      杨妈开口问道:“小姐,假如先生真的收购了沉名,你是不是还是会待在沉名?”
  
      沉默的眸色闪着一丝不解,她不知道杨妈怎么突然问她这个问题。
  
      沉名是她和沉静的公司,就算是真的被历祁南收购了,她肯定也会想方设法留下来的。
  
      所以,她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杨妈。
  
      杨妈见到她点头之后,眼角的眉梢露出了一丝笑意。
  
      “小姐,这就对了。”如释重负般说出这句话来,弄得沉默是更加的不知所云。
  
      “杨妈,你想要跟我说些什么?”沉默继而不解的问道。
  
      杨妈只是轻轻的笑了笑,“小姐,如果杨妈跟你讲,先生只是为了把小姐留在身边,才会想着收购沉名的,你会信吗?”
  
      沉默只是觉得自己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声音,下意识的反驳道:“怎么可能,历祁南才不会那样想。”
  
      他曾经对她说过,是因为沉名对他有用处,所以才会收购沉名。他说了,自己不会收购无用的东西。
  
      如果按照杨妈的说法,那历祁南还是为了她。只是,怎么可能呢?
  
      杨妈知道沉默不会轻易的相信她的猜测,或许,也只能让先生自己去证实。毕竟,她也只是一个旁人而已。
  
      “小姐,先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我心里都非常的清楚。还有一点,想必你不知道。那就是,先生其实也是一个有口无心的人。换个说法来说,那就是口是心非。”
  
      杨妈把话说的这么清楚明白,就是想让沉默看清楚历祁南的为人。虽然他表面上冷漠,心里却不知道是有多么的在乎。
  
      口是心非……
  
      沉默一直都在心里重复呢喃着这四个字。
  
      杨妈说,历祁南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人。可是,真的是那样的吗?
  
      至少,她感受不到他的口是心非。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沉默的脑海里忽然响起了历祁南在摔门离去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说,沉默,早知道我就不该去救你!
  
      他说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
  
      历祁南摔门离开之后,直接开车去了魅色。
  
      他现在的心情乱糟糟,被沉默气得不轻。
  
      他以为,这些天的相处,沉默应该明白了他想要的是什么。只不过,貌似她一直都不明白。
  
      历祁南到达魅色的时候,陆秋庭出乎意外的不在。
  
      他随便找了一个卡座,唤来服务员点了几瓶酒。
  
      先是一个人喝着闷酒,一杯接着一杯。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缓解他此刻郁闷的情绪。
  
      周围,几个女人时刻都在打量着历祁南。好似从来都没有见到过他这样有魅力的男人,那一双双的眼睛,放射着迷人的光芒。
  
      过了一会儿,一个女人率先上前,将柔弱无骨的小手搭在了历祁南的肩膀上,轻轻的滑动着,然后触摸到历祁南棱角分明的脸颊。
  
      “先生,一起喝杯酒吧。”女人吐气如兰,轻呵在历祁南的耳廓上。
  
      明明是极具誘惑的动作,历祁南却是如一尊大佛般纹丝不动。甚至,就连脸上的情绪都没有一丝的变化。
  
      不知道是他的意志力太好,还是女人的动作没有到位。
  
      接着,女人便一个跨步坐在了历祁南身边的卡座上。裙子极其的短,坐下来之后,两双修长的大腿及其可见。她随意的交叠,再次伸手像水蛇般在历祁南的身上游-走。
  
      历祁南的眸色微沉,一动的喝着酒杯里的酒,似乎是把女人当了空气。
  
      女人当然忍受不了历祁南这样的无视,她都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tiao逗这个男人。怎么……他就是无动于衷呢?
  
      撇了撇嘴,她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直到历祁南看到不远处走过来的那道熟悉的身影,才用他那低沉的嗓音低低的开口:“陆秋庭,我觉得你这酒吧需要整顿一下了,现在这是什么样的人都有。”
  
      明明是不经意的语气,却让旁人感受到了足够冷的温度。
  
      坐在历祁南身旁的女人,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身子。
  
      陆秋庭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业内没有一个人不认识他。
  
      所以,女人见到陆秋庭走过来之后,便马上识趣的从历祁南的旁边站了起来。
  
      陆秋庭随着历祁南的目光,看向了刚从他身边起来的那个女人。
  
      一身暴露的衣服,和一头波浪般大卷的头发。特别是脸上那浓厚的妆容,真是让人看了都想倒胃口。
  
      似乎没想到,他的酒吧居然还会有这样的人进来。
  
      随即,面色一沉,绝美的脸颊上透着一丝清冷,冷声对着那个女人说道:“还不快滚?”
  
      女人像是做了亏心事一般,落荒而逃,顺便带上了她的那几个姐妹。
  
      谁知道,本来是想钓一只金龟婿的,竟挑到了陆秋庭的朋友?
  
      这也太倒霉到家了。
  
      陆秋庭虽然只是开了魅色这一间酒吧,但是,他的名声却早就在c市所有大街小巷的酒吧里传遍了。大家都知道,他不喜欢装富贵的人,不喜欢街头小混混。然,最不喜欢的就是女人。
  
      所以,他的酒吧里,去消费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商业上的权贵啊,或是娱乐圈的明星啊,等等。
  
      而就是因为这样,才更加吸引了那些想要一跃上枝头当凤凰的女人。
  
      待到女人走了之后,陆秋庭的脸色才微微缓和。他没有在女人坐过的那个位置坐下,而是站在一旁。
  
      嘴角微微的勾起,邪佞的笑了一声。
  
      “该不会……在我来之前,你一直都让那个女人在摸你?”
  
      思及此,历祁南的眸色却是变得越来越沉。抬眸,冷冷的盯着他,“对,怎样?”
  
      他也没有反驳,他本来就是故意等到陆秋庭来看到这一幕。因为他知道陆秋庭快要到了,先前才会没有任何的动作。
  
      陆秋庭却是笑得更欢了,那张绝美的脸颊上,此刻散发着无尽的笑意,“历祁南,历大总裁,你这样我会觉得,你很缺女人的!”
  
      历祁南冷冷的瞪了他一下,没好气的说道:“滚!”
  
      陆秋庭却是笑得没完,一想到历祁南竟然甘愿被那种女人摸了那么久,就好像是抓到了他的把柄一样。
  
      历祁南再次向他投射去冰冷的刀芒,“你要是再敢笑出声,信不信我马上让人把你这酒吧给砸了!”
  
      陆秋庭知道历祁南说的出做得到,马上闭上了嘴巴,端坐在了他的身边。
  
      目光转移,却触及到了历祁南面前的桌子上空着的几瓶酒。
  
      脸色马上发生了变化,一秒正常。
  
      “发生什么事了?一个人到我这里来喝闷酒?”
  
      这一次,陆秋庭没有陪历祁南喝,只是轻拧着眉心。
  
      历祁南的眸色微沉了几分,湛黑摄人。骨节分明的大手,用力的握着手上的酒杯,似乎是要把它捏碎。
  
      脑海中,不自觉的想起了沉默那抿唇不语的模样。
  
      薄唇轻启,语气尽是薄凉,“陆秋庭,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收购沉名吗?”
  
      陆秋庭没有说话,却是点了点头。
  
      他当然知道,历祁南的心思,从一开始他就猜透了。
  
      为什么收购沉名?
  
      还不是因为那个女人!
  
      此话一出,陆秋庭好似明白了什么。
  
      他的眉心拧的深邃,接着说道:“该不会,你此刻又是为了她在这里喝酒?”
  
      历祁南没有说话,可以算是默认了。
  
      陆秋庭见此,却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接着,便听到历祁南那沉冷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我比任何一个人都了解她,所以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把她留在身边。既然是最重要的东西,她自然不会轻易的放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