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默婚,总裁的专属爱妻 > 第083章:实在太过可疑

第083章:实在太过可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言宥生被粱景致的话说的哑口无言。℃八』℃八』℃读』℃书,.■.o↑
  
      好像,大哥说的都挺对的。
  
      的确,是有点不应该。
  
      不过,这样的话,他又会觉得自己又欠了沉默一次。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反正是很别扭的感觉。
  
      没过一会儿,两人几乎是在同一个时间,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包厢里面。
  
      言宥生走到沉默的身边坐下,低着头开始吃起了桌子上的食物。粱景致则是依然坐在他们的对面。
  
      气氛突然间变得沉默,偌大的包厢里,只听得到窗外的微风吹动着树叶,飒飒作响的声音。
  
      还有包厢里的空调,呼呼的声音。
  
      沉默一直都在打量着坐在对面的粱景致,她打算等他放下筷子,再谈合作的事。
  
      结果,粱景致在放下筷子之后,却是直接打断了沉默的念想。
  
      薄唇轻启,勾起一抹岑冷的弧度,淡漠开口:“沉小姐,我先走了,至于合作的事情,我想很抱歉,我的观点还是和之前一样。”
  
      话落,还没有等沉默开口说些什么,他就直接走出了包厢。在他助理的陪同下,步履欣长的缓缓往外走着。
  
      冗长的走道里,只能看到他那被灯光的映照逐渐拉长的背影。
  
      沉默的眼眸直直的往前盯着,有一瞬间的怔松。
  
      粱景致……就这样走了?
  
      不愧是商场上的高手,根本就不用开口便直接把她给秒杀了。貌似,她想要说出口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啊……
  
      那么,这顿饭又算是什么呢?
  
      一直等到粱景致的背影至走廊中消失不见,言宥生才对着沉默有些歉疚的开口:“沉默,不好意思……”
  
      他其实就是想跟沉默说一声抱歉,这样把她叫了出来,却没想到还是这样的结果。
  
      主要是,他也被大哥摆了一道。原本,他还以为大哥会认真的听听沉默会说些什么的,却没有想到,他竟是连机会都不给一下。
  
      沉默的眸光稍稍变得暗沉,透着一抹幽暗的光。只是有些无奈,她抿着唇叹了一口气。
  
      “没事。”她淡淡的回了一句。
  
      可是心里的失落,还是不可抑制的在生长着。
  
      嘴上说着没事,心里又怎么可能会没事呢?
  
      言宥生只是眸光深邃的看了她一眼,略带着一些复杂。
  
      饭局结束后,准备送沉默回家,再次被她拒绝。
  
      依旧是同样的借口,不方便。
  
      同时,言宥生却注意到了,沉默拦的出租车,却并不是往她家的方向开去的……
  
      难道,沉默换了住的地方?
  
      ————————————————————————————————
  
      时间一直往前流走,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
  
      窗外的夜色渐浓,街道上的霓虹灯也渐渐闪耀起。五颜六色的,色彩斑斓。
  
      历祁南从自己的办公室里的座位上起身,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工作了一天,浑身有些酸累。他仰着头扭了扭脖子,拿起搭在座椅上的浅灰色手工西装,这才离开了办公室。
  
      回到父母居住着的别墅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但因为历祁南答应过他们,说晚上会早些回去,所以,温洪洋和柳茹芸一直都在等待着他回来。
  
      距离上次在外面的餐厅吃饭,已经过去了好久,因为想历祁南了,此次才会专门叫他回来吃饭。
  
      见到历祁南回来,柳茹芸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捧起了他的脸颊。看着他日益消瘦的脸颊,竟是比以前更加棱角分明了。
  
      柳茹芸的眉心微微一拧,不禁埋汰道:“儿子,杨妈平时都给你做些什么吃的?你看看你,真是越来越瘦了。”
  
      几乎每次见面,柳茹芸都会说起这件事。每一次,都会说他瘦了。
  
      其实,也就是她太想念历祁南了而已。
  
      偏偏,历祁南又不愿意搬回别墅来和他们一起住。
  
      历祁南也知道柳茹芸是心疼自己,只是薄唇微微勾起一个弧度,轻声道:“妈,杨妈会好好照顾我的,你就不用担心了啊。我只是因为这几天公司有个大案子,每天加班加点的压力有些大而已。”
  
      闻言,柳茹芸那张虽然上了年纪却并没有被岁月侵蚀出任何痕迹的脸上依旧展现着一抹心疼的神色。
  
      “儿子,虽然你现在是公司的掌权人,其实你每天可以不用那么拼的……”
  
      她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当然是希望他能好好的。
  
      历祁南却是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轻轻的笑了笑。
  
      这时,温洪洋走了上前来,打断了母子俩的对话:“你妈在你没回来之前,就准备了一大堆的菜,估计现在都凉了,赶紧去坐下吧。”
  
      历祁南点了点头,揽着柳茹芸的肩,一起走到了餐厅里坐下。
  
      偌大的餐桌上,满满的都是历祁南平时爱吃的菜。历祁南能够感受到柳茹芸对她,那满满的爱。
  
      勾起了嘴角,心满意足的陪着二老吃起了这顿晚餐。
  
      吃完晚餐之后,柳茹芸一个人在厨房里收拾着。历祁南和温洪洋则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两个人一起闲聊着。
  
      背景墙上的电视随意的播放着,不知道放到了哪一个台。历祁南那深幽的目光虽然是盯着电视的,思绪却渐渐的偏飞着,偶尔回答着温洪洋的话。
  
      只是,当温洪洋再次在他面前提起沉名的时候,他才凝神。
  
      温洪洋的声音在历祁南的耳边响起:“阿南,你还是准备要收购沉名吗?”
  
      他只是打算探一下历祁南的口风,毕竟,上一次和沉默约定过。只要历祁南不再收购沉名,她就答应他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历祁南的面前。
  
      那个女人是一个麻烦,他绝对不能允许历祁南再次和她一起。
  
      历祁南却是没有一丝犹豫的回答:“嗯。”
  
      温洪洋的眉心不禁轻轻的拧了起来,金丝镜框下的双眸,泛着一丝深邃的光芒。
  
      沉声说道:“阿南,听爸的话,不要收购沉名。”
  
      这样的话似乎听得多了,历祁南像是见怪不怪了。
  
      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却是眉梢轻佻,“爸,你是又想说沉名是有多不好吗?”
  
      温洪洋没有别的借口,只能随着他的话点了点头。
  
      历祁南却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公司里的那些老股东,也是经常会上诉,叫他撤销收购沉名的方案。可是,他已决定了的事情,是断然不会反悔的。
  
      别说是那些老股东了,就连温洪洋也无法改变他的想法。
  
      还没有等温洪洋再次开口,历祁南却直接说道:“爸,我不管公司那些老股东在您的面前都嚼了一些什么样的舌根。反正,这沉名我是必须得收购的。假如你们还是觉得沉名无用的话,那么在收购了沉名之后,我会做出业绩来给你们各位看。您看这样,您可以放心了吗?”
  
      按理说,历祁南把话说成这样,作为父亲,温洪洋应该秉持着相信的原则。
  
      只是,偏偏这件事情和那个女人有关……
  
      他的眉心拧的越来越深,先是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突然板起了脸色,语气带着一丝严谨的说道:“阿南,这件事情不容小可,恕爸爸实在是不能同意。所以,爸爸决定用公司董事长的职位,命令你打消对沉名收购的这个方案。”
  
      历祁南的眸色却是微微沉了一下,眸光深邃的打量了一下温洪洋脸上的神情,却是透着一丝严谨的认真。
  
      都把董事长的职位搬出来了,看来父亲这次是来真的了……
  
      温洪洋都已经好久都没有管过公司的职务了,其他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家里陪母亲,或者是和她一起出去旅游度假。说实话,他是有点奇怪。
  
      为什么,父亲这一次这么坚定的想要管着这件事?
  
      “爸。”历祁南轻轻的呼唤了一声,嗓音低沉。
  
      温洪洋却是没有说话,一直都扳着脸。
  
      历祁南接着说道:“爸,以前你说的每件事,我都会照做。因为,我尊重您是我的父亲。但是这一次,请恕我不能答应。”
  
      他的脸色,同样是坚定。
  
      听完历祁南的话,温洪洋的脸色却是变得更沉了,透着一抹森寒。
  
      可同样,他其实对历祁南一点也无可奈何。
  
      那公司,好歹也是历祁南母亲的家族公司,他也是当初和他母亲结婚之后,才当上了公司的董事长。后来,老爷子有组训,等到历祁南成年之后,就必须得继承公司。所以,历祁南后来成为了公司的总裁。就算他想继续执权,却逃不过公司那些老狐狸的眼睛。所以,他只能待在家里,表面上颐养天年。
  
      实际上,他是一直都在找着机会复出。董事长的这个位置,不能只是表面的……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只是无奈的说了句:“儿子现在长大了,连老爸的话都不听了。我这个董事长啊,也只能是表面上的……”
  
      历祁南也知道温洪洋在家里待久了会没意思,他坐在温洪洋的身边,轻笑着说道:“爸,这一次我真的是有自己的想法。您放心,以后您说的话我还是会听的。还有啊,您只要是公司的董事长,就没有人不敢听您的话。要是公司有什么大事,还是要您出面主持大局的。”
  
      历祁南之所以说这些话,只是为了照顾温洪洋的情绪。还有,劝他不要再干涉他收购沉名的事了。
  
      而温洪洋,却是很满意从历祁南的口中听到了这些话。
  
      脸上的神色逐渐缓和,他轻轻的启唇:“好,爸有你说的这些话就够了。”
  
      父子俩的谈话,就以这样的方式收尾。
  
      历祁南又在家里坐了一会儿,过后才离开。
  
      这时,柳茹芸也从厨房里收拾着出来了。见到儿子要走了,虽然有些不舍,也只是嘱咐他开车小心。
  
      历祁南和柳茹芸拥抱了一下,才迈着步子离开了别墅。
  
      ————————————————————————————————
  
      回到自己的别墅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别墅的大厅一片漆黑,寂静得可怕。他没有开灯,而是借着窗外投射进来的月光,打量了一下黑暗中的大厅。
  
      心里想着,都这么晚了,一定都睡了。
  
      不可否认,回到这里心里想的第一个人便是沉默。
  
      只是下一秒,脑海里便被沉默那抿唇不语的样子给覆盖。心里更多的,是冷怒。
  
      究竟,沉默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对他敞开心扉?
  
      他一直都在等着,他怕自己有一天会等不下去了。
  
      在玄关换好了拖鞋,历祁南按照记忆中的路线,顺着黑暗缓慢的走上了二楼。拐角,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前。
  
      抬手轻轻的一拧,便把自己房间的门打了开。
  
      进到自己的房间去之后,历祁南同样没有开灯。经过了一天的工作,身上有些疲惫。或许,不是因为工作才觉得的疲惫,总之他觉得很累。
  
      黑暗中,他缓缓的朝自己的大床走去。连澡都懒得洗,挨到柔软的床垫后直接从床上躺了下去。
  
      掀开床角的蚕丝被,他翻了个身,准备休息,却突然感受到身边的床铺好似有些凹陷下去。异样的感觉萦绕心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
  
      历祁南怔了一下,他猛然从床上坐起,随手打开了床头柜上的小灯。房间渐渐被燃起的光明照亮,历祁南同时也看清楚了,在他身侧,蜷缩着一抹雪白色睡裙的纤瘦身影。
  
      睡裙很luo露,从他的视线看去可以看到女人完全光luo的后背。裙摆上翻到她腰际的位置,将她白色的底-裤还有修长白希的双腿尽显。由于背对着,历祁南无法看清女人此刻的真实面容。但是,他可以感受得到女人一定妩媚无比。
  
      将女人的睡姿一览无余过后,历祁南的脸色逐渐变得暗沉,在黑夜中透着一抹幽黑深邃的光芒。
  
      沉默……
  
      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可以这么胆大。
  
      究竟,是谁给了她这个胆子,居然敢睡到了他的床上!还穿着这么暴露的衣服,是想gou引谁?
  
      太阳穴上的青筋一直都在突突的跳动着,他扯过了一旁的薄被,直接盖在了沉默的身上,遮住了那一身的春-光,却依然抹不去脑海里那令人血脉喷张的誘人曲线。
  
      原本熟睡中的沉默,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借着光亮,微微的睁开了眼睛。
  
      视线里,男人的脸色越发阴沉。虽然被床头的灯光照亮着,却让沉默根本就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祁南……”沉默忽然如此轻呢的呼唤着他的名字,刻意的忽略了周遭的诡异气氛。蓦地从床上爬起,却听到了冷漠的声音从空气中传来。
  
      “回到你自己的房间里去,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上来!”
  
      历祁南冷着一张英俊的脸颊,眼睛深邃的盯着此刻看着自己的沉默。纵使心里在听到沉默那声熟悉的呼喊之后,有异样的感觉在心尖缭绕,却努力的使自己静下心来。
  
      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对沉默做些什么。
  
      尽管,沉默现在这是在主动的gou引他。
  
      实际上,沉默在这里等了历祁南好久,她一直都在等着她回来。
  
      从酒店回来之后,她就一直在想着,到底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够让历祁南放了沉名。
  
      后来,她问了杨妈,自己应该怎么做。
  
      杨妈对她说,历祁南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只要她稍微示一下弱,说不定他就会动容了。
  
      其实,杨妈心底里知道,历祁南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那个决定。她之所以这么说,也只是想让沉默主动的去贴近历祁南而已。
  
      首先,是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必须改善。这样僵持下去,不行……
  
      而沉默,却是误解了杨妈的话。加上她自己先前的想法,她做了一个羞人的决定。
  
      那就是,把自己献给历祁南。
  
      反正两人在六年前,再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想想,她只是怕到时候会有点尴尬而已。
  
      但是,为了沉名,她拼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