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默婚,总裁的专属爱妻 > 第084章:惩罚

第084章:惩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杨妈虽然不知道历祁南质问这些是想要知道些什么,但是,她明白自己不能够把实话说出来。〖∈八〖∈八〖∈读〖∈书,.2∞3.↓o
  
      实际上,沉默在那之后还出去过一次。
  
      就是在昨天。
  
      杨妈并没有告诉历祁南那个事情,而是第一次在他面前撒了谎,“没有,小姐一直都待在家里。”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杨妈的回答之后,历祁南忽然如释重负般的吐了一口气。
  
      好像,他潜意识里,也不希望沉默就是那个内鬼。
  
      “没有什么事了,你自己忙吧。”历祁南挂了电话。
  
      本来舒坦的心情,却在不久之后,又再次颠覆。
  
      金泽的调查结果出来了,他把粱景致近期都和谁见过面,在一份名单上记了下来。历祁南却在上面,发现了沉默的名字。
  
      原来,真的是她吗?
  
      她究竟是什么时候和粱景致见面的?
  
      如果说,她是和言宥生见面,说不定他还不会往那方面想。但是,沉默居然是和粱景致见了面?
  
      是不是因为,他说了无论如何都要收购沉名,所以沉默才向粱景致出卖了他?
  
      历祁南的眸色微微一沉,脸上神色却是如同覆上了一层冰霜,冷的厉害。
  
      其实,他并不是在乎劳动成果被外人窥探。
  
      他真正在乎的,其实是沉默的行为。
  
      假如,那件事情真的是沉默做的,他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样的姿态面对她。
  
      不过,他打算给沉默一个机会。
  
      跟他坦白。
  
      ————————————————————————————————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历祁南才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天边的夜色渐浓,漆黑的夜幕上竟然看不到一颗星星。似有一些乌云缭绕,就连高高挂起的月亮都尽显朦胧。
  
      回到别墅的时候,是晚上八点时分。
  
      从外面看的时候,就已经是漆黑一片,就好似里面根本就没有人一般。
  
      历祁南打开别墅的大门,换上了自己的拖鞋。却是并没有上楼,而是朝着沉默的房间走了去。
  
      站在她房间门口,眸色幽深的盯了一下面前这扇紧闭着的大门。随后,则是沉着脸,将房间的门打了开。
  
      居然没有反锁……
  
      室内一片黑暗,让人根本就看不清里面的情形。历祁南伸手探上墙壁,摸索到开关,打开,房间顿时变得明亮起来。
  
      同时,历祁南也看到了房间中央的大床上,抱着被子睡得正香的女人。
  
      身上的睡衣再次显露出来,暴露在历祁南深邃的视野中。只不过,细致的他却发现,沉默身上的睡衣不是昨天晚上的那件。这一次,是比较保守的款式,只露出了她那两条如玉藕般的手臂。
  
      看来,昨天晚上她身上穿着的那条睡衣是她特意买的。
  
      历祁南的目光微微一沉,面上的神色却还是同样的清冷。
  
      迈着脚步,缓缓的走了上前。
  
      而原本睡得正香的沉默,则是感受到了突如其来的光亮。眼皮微微动了动,蓦然的睁开了双眼。
  
      视线首先触及到的,则是吊顶上面的水晶灯。或许是没有习惯这一瞬间的光亮,她下意识的伸手在眼前挡了挡。待到双眸里的视线逐渐清明,同时,还看到了此刻自己的房间里站着一个人。
  
      英俊沉冷的五官,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
  
      历祁南双手环胸,面色沉冷,笔直的站在离沉默不远的地方。身上自带着一种冷清的气场,让沉默感觉到他周遭空气中的温度似乎也随着他渐渐的变得沉冷。
  
      看到他的这副模样,沉默一下子就惊醒,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头发乱糟糟的,也忘了梳理。
  
      “你……怎么会出现在我房间里?”反应过来后,沉默马上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今天晚上的历祁南看起来很怪……
  
      亦或许,是因为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很是奇怪。
  
      历祁南却是没有说话,脸上的神色始终一沉不变。眸色幽深,带着一丝深邃的光芒。紧紧的盯着沉默,似乎是要把她看穿。
  
      见历祁南没有说话,沉默再次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实在是想不出来,历祁南此刻出现在自己房间的理由。
  
      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了昨天晚上的场景,历祁南那么冷漠的赶她出门。还说了,以后没他的允许,不准去他的房间。
  
      可是现在,他怎么又来到了她的房间?
  
      难不成,他忘了自己昨天晚上说过的话?
  
      良久,历祁南才低低的开口:“你昨天有没有出去和谁见过面?”
  
      语气低沉,透着一抹质问的味道。再加上他始终都冷沉着的那张脸,竟是让沉默感受到了一股别样的情绪。
  
      历祁南……为什么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
  
      她和出去和谁见过面,跟他有关系吗?
  
      沉默并没有回答,而是不解的拧起了眉心。
  
      见她沉默,历祁南的眸色再次变得幽深,眉峰紧紧的蹙起。
  
      “说,你昨天有没有出去和谁见过面?!”这一次,历祁南的语气不单单是质问了,甚至带着一丝怒吼。
  
      沉默似是感觉到了他的暴怒,一瞬间更是感到茫然。只见,他额前的青筋突突的跳动,像是在彰显着生命力。而他那双如鹰凖般锐利的眸子,却是如一把利剑般狠狠的盯着她。让她真的感觉到,自己好像做了什么坏事一般。
  
      莫名的,感受到了一股不安的感觉。
  
      “历祁南……”沉默拧起了眉心,不安的喊叫着他的名字。
  
      心里有些慌乱,手心渐渐揪紧了身下的床单。
  
      历祁南却是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一般,恶狠狠的瞪着她。似乎等那个答案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声线里透着十足的不耐,“说!你昨天到底和谁见了面?!”
  
      他只是需要一个坦白,有那么难么?
  
      他甚至在想,如果沉默说了出来,说她和粱景致见过,他也许会选择相信她,她并没有出卖他。
  
      只是……
  
      面对历祁南的冷怒,沉默有些不明所以,更多的,则是害怕。
  
      她不知道历祁南为什么要这么生气的质问她,昨天有和谁见过面。可是,她居然害怕历祁南知道她昨天和言宥生还有粱景致见过。
  
      她知道,良景和寰宇正在争那块地,而她,看过寰宇的评估报告。如果让历祁南知道了她和他们见过面,就很有可能会怀疑她会泄密。
  
      虽然,她不知道此时的历祁南还会不会相信她。
  
      而她不知道的是,就是因为她此刻的犹豫不决,才导致历祁南对她的信任一点点的流失,就像握在手心里的沙。
  
      最后,沉默却是说了一句令历祁南无比失望的回答。
  
      “没有,我昨天一天都待在家里,没有出去过,不信你可以去问杨妈。”
  
      沉默之所以这么笃定的回答,就是吃准了杨妈会站在她这边帮她圆谎。可她哪里知道,历祁南早就知道了她出去和粱景致见过面的事?
  
      此时如此的狡辩遮掩,不就是欲盖弥彰么?
  
      历祁南的脸色变得越来越沉,漆黑如夜的眼眸中迸裂出两道冷怒的光痕,蓦地暗然一簇危险的流光。
  
      眼底里稍纵即逝一抹幽暗的神色,转瞬,变得嗜血。
  
      他大步上前,忽然伸手抬起了沉默的下巴,狠狠的捏着,脸上的神情忽然如撒旦般,上半身蓦然倾下去,凝望着沉默那双不知所措的眼眸。
  
      薄唇轻启,一字一句道:“沉默,你是不是觉得,我被你蒙在鼓里的滋味很有成就感?”
  
      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背着他做出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语气越发的沉冷,竟让沉默觉得越发的陌生。
  
      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历祁南……
  
      接着,便又听到他那冷怒的声音自头顶上方传来:“因为我铁了心的想要收购沉名,所以你就不惜出卖我?怎么样?粱景致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
  
      他冷冷的逼问着沉默,手上的力度也越发的用力,似乎要把沉默的下颚捏碎。可是,却仍然像是不解恨般。
  
      沉默却是怔住了。
  
      什么叫……不惜出卖他?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出卖他啊?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沉默心底一片茫然,只觉得历祁南今天晚上的姿态跟平时很不一样。他语气里的咬牙切齿,实在是让她错愕。
  
      抿了抿唇,沉默开口解释道:“不,我没有……”
  
      吃不过,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历祁南冷声打断:“不用再说了!”冷冷的瞪了她一眼,语气岑冷的说道:“沉默,我刚才不止给过你一次机会,要你坦白。结果,你说了什么?!”
  
      她说,她没有出去,没有见过任何人。
  
      呵。
  
      历祁南在心里冷笑一声,眼底里的神色尽是哗然。
  
      沉默再次怔住了,也在此刻明白了过来。
  
      原来,历祁南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所以,才会从进来的时候就一直质问她?
  
      她在心里自嘲的笑了一声,如果相信她的话,又何必要这样试探性的问她?
  
      说到底,他其实还是不信的吧?
  
      只是,为什么她会觉得左胸口的位置忽然有一种沉闷感,带着一抹刺痛,就快要窒息了。
  
      脸上慌乱的神色也渐渐的沉静了下来,淡淡的回了一句:“我不想再狡辩什么,但是,我可以很坦白的告诉你,我真的没有做过你想象中的事情。”
  
      如此的理智气壮,历祁南倒是想好好的夸奖夸奖她的演技了。
  
      不去当演员,可真是可惜!
  
      历祁南紧紧的捏着沉默的下巴,面色沉冷,犹如地狱般的撒旦,咬牙切齿的说道:“沉默,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
  
      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她。只有她,是最有那个嫌疑的人。
  
      而她先前撒的谎,无疑不是显得她心虚。
  
      假如真的没有做过,先前又为什么不敢承认?
  
      沉默却是轻轻的拧起了眉心,精致面容上的神色渐渐冷凝。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冷淡的话吞吐而出。
  
      没有做过的事情,就是没有做过,她问心无愧。
  
      可她越是这样,历祁南就越是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凭什么,她可以作出这样的姿态?
  
      明明,她才是那个背叛他的人!
  
      想着,历祁南的眸色突然变得晦暗,一闪而过一丝危险的神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视线里,是沉默这张倔强的脸颊。平日里的所有隐忍,包括自己独自而居的六个年头,心底里酸胀难耐。
  
      俯身,像是惩罚一般,薄唇倾刻而上,准确无误的撰住了沉默的唇瓣,用力辗咬厮磨。撬开沉默的贝齿,温热的火舌狠狠的刺入她口腔的最深处。像是蓄意让她难受一样,丝毫不留半点的温柔。
  
      这是一个全然没有半点温情的吻,只有凶悍的掠夺和惩罚。
  
      而他那双狭长的双眸,逐渐被猩红代替。
  
      沉默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也感受到了舌尖传来的痛意。
  
      她有些痛苦的嘤咛了一声,“痛……”
  
      耳边,却传来了一道带着冷意的嘲讽,“你也会感觉到痛的吗?”
  
      沉默的身形微微一僵,脸上的神色也渐渐凝住。
  
      历祁南却是觉得这样的惩罚貌似还不够一般,忽然将沉默压向了她身后柔软的床垫上。沉重的身躯蓦然压上,差点再一次让沉默窒息。
  
      下一秒,直接掀开了沉默的睡衣。
  
      沉默睡觉习惯不穿内-衣,此刻,洁白无瑕的身躯就这样尽显在历祁南的眼前。直到感受到胸前的凉意,她才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明知道历祁南是想惩罚她,却还是下意识的感到了害怕。
  
      因为,历祁南脸上那凶狠的神色,撞击着她的眼眸。
  
      这和昨天晚上她的主动不同,这一次,她是被动的……
  
      历祁南在见到沉默那光洁的身躯时,眼里的神色蓦地深了几许,透着一抹意味不明的光。脑子里的情绪早就崩掉,此刻就像着如何惩罚沉默。
  
      嘴上的动作没有停歇,接着,大手惩罚性的掌住了沉默胸前的柔-软,动作肆意。
  
      沉默痛得皱眉,本能的将手抵在两人胸前,抗拒着他近乎粗暴的对待。
  
      历祁南察觉到她的抗拒,却是冷冷一笑,吻得更加的凶狠放肆。手上的力道非但没有减弱,却更加的变本加厉。
  
      历祁南从来都没有对她这么粗暴过,面对这个样子的她,沉默是真真的感受到了害怕。
  
      眉心轻拧,脸上的神色慌乱无比,却是下意识的开口出声:“不要……”
  
      她不要在这种情况下,和历祁南发生关系。
  
      哪知道,历祁南在听到沉默的这声不要之后,狭长的双眸微微的眯了起来,泛起一道危险的气息。
  
      脑海里,不自觉地想起了昨天晚上沉默躺在他的床上gou引他的模样。
  
      薄唇勾起一抹岑冷的弧度,嘲笑般开口:“你确定不要?昨天不是那么主动吗?”
  
      没有再等到沉默说些什么,他俯身一口咬住了她胸前那抹娇艳的红,贪婪而狂野的大口吞噬。
  
      沉默从来都没有被他这样对待过,此刻,却是觉得脑袋像是要炸掉一般。被他粗暴蹂-躏过的地方,无时无刻不在叫嚣着疼痛。而她,却只能抿着嘴唇默默的承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