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默婚,总裁的专属爱妻 > 第149章:可恶的言宥生,居然敢带沉默去酒店!

第149章:可恶的言宥生,居然敢带沉默去酒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言宥生从后视镜里看着沉默,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电话一直都在响着,而沉默却一直都没有动作,直到车厢里又恢复了一片静谧。
  
  “那你在后面躺好,马上就到家了。”言宥生的声音再次响起。
  
  家?
  
  沉默在混沌之中听到这样的一个词。
  
  家……她怎么就想到了历祁南呢?
  
  “不,我不要回家。”沉默突然开口,声音带着一丝抗拒。
  
  她的心底里下意识的抗拒着回家。
  
  言宥生的眉心拧了起来,温润的声音在车厢里响起:“你不回家你要去哪里啊?乖,我马上就送你到家了。”
  
  他尽量安抚着沉默的情绪,希望沉默能够安静的淌下来。
  
  然而,沉默却忽然凑到了言宥生的旁边,挣扎着说道:“不,我不要回家,我不想看到那个人。”
  
  可能是因为喝醉了酒,她才会把自己心里的真实情感发泄出来。
  
  而她,或许也根本就意识不到自己说了什么话,亦或者是做了什么。
  
  沉默一直都在车上对着空气踢手踢脚,言宥生再次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好了啦,我们不回家。”言宥生在沉默的耳边安慰着说道。
  
  话落,沉默才安心的停下了身上的动作。她躺在车后座上,醉意醺醺。
  
  言宥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打开车门下来车。他开了后座的车门,把沉默背在了身上。抬眸凝望着周围的环境,就近找了一家酒店。
  
  他背着沉默走到了前台,帮沉默开好了一间房间,后坐着电梯背着沉默一起上了楼。
  
  沉默的房间在八楼,8201。言宥生找到房间之后,就拿出房卡开了门。
  
  他把沉默放倒在了房间中央柔软的大床上,把她的包包放在了床边的柜子上。
  
  说实话,沉默喝醉酒之后的样子和别人简直相差太远。虽然也会耍耍酒疯,但更多的时间却是在睡觉。言宥生趴在床边,深情的凝视着沉默的脸颊。因为喝了酒,而微微有些泛红。
  
  他不自觉的抬起了自己的手,轻轻的触了上去。光滑柔腻的触感,像婴儿一样的肌肤。他用自己的大拇指,沿着她脸部的轮廓,轻轻的擦了擦。
  
  “沉默,你觉得你幸福吗?”言宥生望着沉默的睡颜,轻轻的开口。
  
  然而,回答他的,却只有满室的寂静。
  
  言宥生起身站了起来,帮沉默盖好被子之后,就准备离开了。
  
  但是,沉默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又响了起来。
  
  吵闹的铃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的刺耳,言宥生拧起了眉心。本来觉得接沉默的电话有些不太好,无奈那个电话一直都在响着。
  
  所以,言宥生只好又走了上去,打开了沉默的包包,把里面的手机拿了出来。
  
  因为来电显示只看到一串号码,言宥生只好硬着头皮接听了起来:“喂,您好。”
  
  当电话那端的历祁南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之后,脸色骤然沉了下来,他沉声问道:“怎么是你?”
  
  原来,陆秋庭说的和沉默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就是言宥生?
  
  莫名的,历祁南的内心跳起了一团愤怒的火焰。
  
  而言宥生也听出来了历祁南的声音,他点了点头,“嗯,是我。”
  
  历祁南拧着眉心问道:“沉默呢,你们在哪?”
  
  只要一想着沉默和历祁南在一起,他的心里就特别的不舒服。
  
  言宥生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熟睡中的沉默,轻声回答道:“沉默现在在东阳路的四季酒店8201号房,你快点来接她吧。”
  
  说完,他就直接挂了手上的电话,把沉默的手机放进了她的包包里。
  
  他又继续蹲下了自己的身子,深深的凝望着沉默的脸颊,轻轻的开口:“虽然知道你或许有些不愿意跟他回家,但是我更不放心你一个人待在酒店里。既然他打了电话过来,那我相信他也是担心你的。”言宥生抬手揉了揉沉默的头发。
  
  ————————————首发言情乐文小说,请支持正版阅读——————————
  
  天知道,历祁南在听到言宥生说出那个酒店名的时候,差一点把自己的手机都给砸掉了。
  
  可恶的言宥生,居然敢带沉默去酒店!
  
  历祁南气得咬牙切齿,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拿起挂在一旁的外套,他就什么都不管的冲出了办公室。
  
  离开了公司之后,以很快的速度到达了言宥生在电话里所说的那个酒店。
  
  8201……他坐着电梯到达了八楼之后,就一直都在寻找着那个房间。
  
  他不敢耽搁一秒,因为他生怕言宥生会对沉默做出什么事情来。
  
  终于,让他在拐角的地方找到了8201。
  
  历祁南二话没说就按响了外面的门铃,他一直按一直按,直到门铃响了第四声的时候,房门才被人从里面打开。
  
  终于见到言宥生了之后,历祁南没忍住的直接一拳打在了他的右脸上。因为历祁南的力道之大,所以言宥生的右脸很快就肿了起来。
  
  打了一拳又不够,历祁南就骑在言宥生的身上,又噼里啪啦的打了几拳。
  
  奇怪的是,言宥生一直都没有还手,就那样躺在地上,任历祁南的拳头打在他的身上。
  
  待到历祁南发泄完了,从他的身上离开了之后,他才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你为什么不还手?!”历祁南心里的怒气还没有完全的平息,他愤怒的瞪着他。
  
  言宥生知道历祁南为什么会出手打他,无非就是怀疑他可能对沉默做了什么。
  
  他不还手,也是因为那个原因。
  
  “既然你来了,那我就走了。”他甚至都没有再看一眼历祁南亦或者是沉默的模样,转身落寞的离开。
  
  然而,他才走了几步的时候,却又被历祁南给叫住,“站住!”
  
  言宥生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历祁南那低沉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沉默为什么会去喝酒?”
  
  既然言宥生和沉默在一起,那他一定会知道。
  
  言宥生没有回头,而是事不关己的回答道:“你可以等沉默醒了问她。”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待到言宥生的身影慢慢的走远,历祁南一脚把房间的大门给踹了上。
  
  他缓缓的往房间的里面走去,一眼就看到了正躺在房间中央大床上的沉默。
  
  此刻,她正闭着自己的眼睛睡得很香,全然不知道刚才这里都发生了什么样的事。
  
  历祁南大步走到了沉默的床边,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眸光深邃无比,透着一抹阴沉的光。而沉默身上那抹浓重的酒味,也随之潜入了他的鼻息内。看着沉默的目光,变得更深了。
  
  此时此刻,他脑子里的疑问实在是太多太多。
  
  历祁南咬了咬牙,看够了沉默之后,把她从床上抱了起来。顺便拿起旁边柜子上的包包,抱着沉默离开了房间。出了酒店之后,把沉默放在了他车子的副驾座上。
  
  随后,把车子往公寓的方向开去。
  
  索性这里离公寓比较近,历祁南很快就把车子开到了公寓的小区。停好了车子之后,他又把沉默抱下了车。
  
  抱着她,一步一步的上楼,走到公寓的门口,掏出钥匙打开了公寓的大门。
  
  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夜晚的夜色正浓。公寓里一片漆黑,历祁南伸手摸上了墙上的开关,公寓的大厅顿时变得一片明亮。
  
  而怀里的沉默,还是没有任何的知觉。
  
  虽然,历祁南很想知道沉默为什么会去喝酒,又为什么要把自己喝得那么醉。可是,看着这样的她,却也会觉得有些心疼。
  
  他走到房间把沉默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眼里的神色只是带着一片的复杂。最后,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在床边坐了下来。
  
  深深的看了沉默很久很久,才起身,走到洗手间里把盆和毛巾断了过来,帮沉默擦了擦脸,还有身子,擦干净之后才起身离开了房间。
  
  这一个晚上,沉默睡得格外的香甜。然而,历祁南却是在客厅坐了整整一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