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默婚,总裁的专属爱妻 > 第151章:默默她曾经怀过你的孩子

第151章:默默她曾经怀过你的孩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历祁南没有再多说些什么,二话没说就挂了电话。
  
  他拿起了桌子上的签字笔,刚准备咬牙切齿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然而,却在落笔的前一秒钟,像是想起了什么,笔尖轻轻的触碰着离婚协议的纸张,却始终都没有签下自己的名字。
  
  接着,他放下了手上的笔。拿起桌子上的离婚协议,仔细的看了起来。
  
  协议的内容,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太有些公式化。
  
  历祁南却渐渐冷静了下来,沉默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给他离婚协议?
  
  他和沉默在昨天之前就好端端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突然间变成这样的?
  
  于是,历祁南逐渐回想起了从昨天开始就发生的事情。
  
  先是陆秋庭给他打电话,说沉默去他的酒吧喝了酒,喝得烂醉,还说她的身边有个男的。接着,他打电话给沉默,而沉默却没有接。然后,就是他发现了言宥生把沉默带去了酒店里。
  
  其实,如果言宥生是想着打算对沉默做些什么的话,压根就不会在电话里就告诉他沉默在哪。昨天晚上因为愤怒,就失去了理智,对言宥生也做了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现在想想,或许事情也并不是他想像中的那样。
  
  他突然想起来,早上的时候,沉默还说了一件让他感到莫名其妙的事情。
  
  什么叫,他既然都可以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当时他没有细想,现在却是仍然有些不明白。但他知道,沉默的这句话就是整件事情的症结所在。
  
  因为实在是想不通,历祁南便让金泽查了言宥生的联系方式,并给他打了电话。
  
  当言宥生接到历祁南的电话时,是感到有些意外的。他并没有想到,历祁南会主动打电话给他。
  
  “不好意思,对于昨天打了你的事情,很抱歉,我跟你道歉。”历祁南主动在电话里和他道歉,这不禁让言宥生更加的惊讶了。
  
  而历祁南之所以道歉的原因,也是因为自己昨天的鲁莽。实在是,看到言宥生和沉默孤男寡女同处一个屋檐下就失去了理智。
  
  “我接受你的道歉。”言宥生淡淡的开口。
  
  本以为没有什么事情了,然而,历祁南却一直都不挂电话,像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要跟我说?”言宥生猜测道。
  
  历祁南又不挂电话,又不说话,实在是太过奇怪了。
  
  而历祁南却是深呼吸了几口气之后,才轻启薄唇:“嗯,有些事情我的确想要问你。”
  
  闻言,言宥生似乎猜出来了历祁南想要问些什么。
  
  “你是不是想问,沉默昨天为什么要去酒吧喝酒?”言宥生的语气很平淡,像是波澜无奇的海面。
  
  历祁南也没有想到,他还没有问出来,言宥生就已经知道了。
  
  不过想想,他找言宥生,也的确没有其他的事情了。
  
  “嗯。”历祁南点了点头。
  
  既然历祁南找他是因为那件事情,那就代表着沉默并没有和历祁南说出实情。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告诉你?”想起沉默昨天独自伤心的模样,言宥生的心里就气不过。
  
  历祁南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下巴紧绷着,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过了一会儿,才轻轻的开口:“我只是想弄清楚事情的起因,这样让我不明不白的真的很难受。所以,请你告诉我吧。”
  
  态度还算诚恳……
  
  言宥生也不打算为难历祁南了,说出来,历祁南也会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沉默说,她昨天有在医院看到你和米露抱在一起。”言宥生缓缓的开口。
  
  医院……看到他和米露抱在一起?
  
  历祁南忽然就想起了昨天,米露说要求最后一个拥抱的时候。他当时就觉得有些奇怪,后来,又觉得只是一个拥抱而已,就给了她一个拥抱。所以,其实当时沉默就在病房的外面?
  
  或许,米露是故意这么做的?
  
  然而,让他更加奇怪的是,沉默又怎么会出现在医院里?还那么巧的,刚巧出现在米露的病房外?
  
  就在他感到很疑惑的时候,言宥生把米露的父亲去公寓找沉默的事情和历祁南说了。
  
  “我怀疑是那个米露的父亲,故意把沉默叫到医院去的。或许,是他们父女俩个设计了这一幕,故意让沉默看到。不过,我很奇怪的一点是,为什么你不推开那个米露?”说道后面,言宥生拧起了自己的眉心。
  
  而历祁南,却在恍然大悟的同时,却也觉得惊讶不已。原来,从昨天米建林来公司里找他的时候开始,他就在设计着这场误会。
  
  历祁南和言宥生解释道:“你别误会,我昨天去医院看米露只是为了去和她断绝关系的。哪知道,最后她向我索求一个拥抱。我想,只是这么简单的东西,就满足她好了。反正,拥抱过后就不会再见面了。”
  
  哪知道,这是米露和米建林设计的一场误会?
  
  如果知道米建林同时去找了沉默的话,他当时一定不会去医院。大不了以后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到米露了,然而,他还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以为有了米建林的录音,就对其他的事情放松了警惕。所以,这一次的事情他也错得很离谱。
  
  言宥生显然也没有想到历祁南的理由竟然是这么的简单,他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对历祁南说道:“她说她不喜欢你答应了她的事情却没有做到,所以,和她去澄清自己的错误吧。或许,她会原谅你,希望你们和好。”
  
  他是真的释怀了对沉默的感情,其实,只要沉默幸福,他就安好。而历祁南,也是唯一一个能够给她幸福的人。
  
  直到这一刻,历祁南才觉得之前的自己是有多么的小人。言宥生把所有的事情都看得这么开了,而他,却一再卑鄙的揣度他和沉默。
  
  他点了点头,有些欣慰的说道:“谢谢,我会加油的,希望你也能找到一个适合你的女孩子。”
  
  “别,我单身就好。”言宥生下意识的回答。
  
  接着,两人便挂了电话。
  
  而此时,历祁南大概也明白了过来事情的经过。就是米露他们父女设了这个局,把他引去了医院,也把沉默套去了医院。然后,故意让沉默看到他抱着米露的画面,引起她的误会。
  
  可以说,如果不是米露他们父女俩,他和沉默之间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历祁南又再次拿起了桌面上的那张离婚协议书。
  
  他刚才就在奇怪,沉默怎么会突然给他这个东西。如果是米建林的话……似乎一切都说得通了。
  
  历祁南的目光注意到了离婚协议书上的那个印章,印章上面的字是景苑律师事务所。只要问一问陆秋庭,叫他帮忙问一下那个事务所的律师,这份离婚协议究竟是谁拿去盖章的就可以了。
  
  所以,历祁南又马上给陆秋庭打了个电话。
  
  ————————————首发言情乐文小说,请支持正版阅读——————————
  
  电话很快被接通,陆秋庭的声音有一丝丝的疲惫:“怎么了,好端端的又给我打什么电话?”
  
  他刚从法庭上下来,回到自己的事务所屁股还没坐热两分钟,历祁南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历祁南没有时间和他寒暄,而是直接开口说道:“帮我问一下景苑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叫他们查一下今天有没有接受过一起离婚案件。”
  
  陆秋庭不解的拧起了眉心,“又是什么事?”
  
  历祁南有些焦急,“你直接问就好了。”
  
  谁知,陆秋庭却说了一个令历祁南很意外的回答:“很抱歉,本市并没有你所说的那个律师事务所。”
  
  “……”历祁南的眉心微皱着,“怎么可能?我手上有一份文件上面就是景苑律师事务所的印章啊。”
  
  陆秋庭却是很确定的回答道:“的确是没有,我们这个行业内的所有同行,你觉得会有我不知道的吗?”
  
  历祁南想了想,觉得也是,既然陆秋庭说了没有,那就真的是没有了。
  
  可是,他还是觉得很奇怪。
  
  既然是这样,那他手上这份离婚协议书上面的印章是怎么得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