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无尽维度的乐园 > 第二百四十四章:造化之气

第二百四十四章:造化之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苍晟听闻殷长生这话,瞥了他一眼,心里不由得有些疑惑,这人怎么有些奇怪。
  
  只是很快便将这疑惑压下去,他并没有因为自己是穿越者而感到优越感,甚至他这穿越二字的概念都是源于这个世界的网络知识。
  
  要知道,他原本只是一个普通人,甚至连自己的世界都没搞清楚,他只记得,在自己死之前是两个九品命术师之间的战斗。
  
  他并不是死于命术师之间的争斗,而是死于这两个九品命术师争夺的物品。
  
  一团雾气,能够夺人命格、融合命格、推演命术的雾气将他带来到了这个世界里。
  
  命术师是以命格作为根基的,无论是修炼还是释放命术,都是需要命格。
  
  而他在穿越成这同名同姓的苍晟时,也是小心谨慎了一段时间,虽然获得了苍晟的记忆,但这个世界和他截然不同,他的世界就像是数万年前的联邦一样,封建、愚昧,哪怕是有命师、命格、命术这种神奇的东西,也无法和联邦相比。
  
  而他的身份,是联邦金融议员苍奥的儿子,在他的那个世界里可是相当于主管财政的大臣呢。
  
  更重要的是,在这联邦里,他不仅共鸣元力,还修炼成为了命术师,靠着这团被他命名为造化之气的雾气,以他父亲苍奥的优势已经掠夺了数个强大的命格融为一身,使得原本只是平平无奇的命格一飞冲天。
  
  因此,他的优越感是来自于这造化之气。
  
  他之所以盯上‘杨正’,自然是因为‘杨正’的表现了,入学不足半年,就能够推动联邦的变革,身上肯定具备非常强大的命格,再加上暴涨的身价,这让他觉得,这种命格才有资格成为他的资粮。
  
  这梁真或许不知道‘杨正’的真实情况,他还能不知道吗?
  
  他的父亲苍奥可联邦金融议员,算是主管整个联邦的金融脉络了,可是联邦金字塔顶尖上的那一撮人,而他自然有能力查阅‘杨正’的资料。
  
  对于他来说,所谓的联邦起源级功勋徽章算什么,只要获得了对方的命格,自己迟早要成为联邦之王。
  
  “不如,就先把资料给予梁处长,等查明白了再说吧。”苍晟漫不经心的说道,在他眼里,他想要的东西,还没人敢不给,借着他父亲的身份,从小到大他都顺风顺水,穿越而来的苍晟也是这种想法,特别是他穿越后借着苍奥的身份打压获得了强大的命格之后,这种想法是感同身受。
  
  所以他一下子就给这件事定了性。
  
  殷长生眼睛一眯:“敢问你在联邦里供了什么职?”
  
  “我爸是苍奥,联邦议员。”苍晟带着一丝傲气说道。
  
  “我没问你爸,我问你呢。”搁这跟殷长生他打马虎眼,他爹是的职位和他有什么关系?
  
  这联邦的职位可不是贵族继承制度,这小子以为搬出他爸来就能压住殷长生了,殊不知祸端已经埋下了。
  
  “你管那么宽干什么?”苍晟还是年轻了,哪怕是穿越者,年龄也是二十来岁,再加上穿越之后的身份悬殊变化,在过了谨慎期之后,比原来的苍晟还要嚣张,毕竟两人虽然同名,但却不是同一个人,性格差异是很正常的。
  
  “那你管那么宽干什么,特地过来拉偏架?”
  
  殷长生毫不犹豫的就怼了回去,这不得整点理由把对方扣下来,要不然真就给跑了怎么办?
  
  就目前而言,这位在殷长生眼里已经跻身进大宝贝的行当里头了,必须要留在他这里,万一出去磕着碰着了怎么办,那损失可不是一般的大,所以得尽快把这位塞进实验室里以防万一。
  
  介于是大宝贝,殷长生就不打算按部就班的储存方式,准备用成本更高的昏睡红茶,这可是有限的几人享用过的套餐嘞。
  
  “放肆,你敢这么跟我说话。”苍晟火气一上来,若不是对方身边保护严密,他堂堂议员之子哪里需要千里迢迢的来这里亲自动手?
  
  之前的那副处长也是个废物,信誓旦旦的说把人抓过去,可自己却给陷在里面了,还得他亲自过来才行。
  
  殷长生一头黑线,他不就是日常抬杠嘛,哪里放肆了,陈渊和崔石每次都被他杠的没话说也不敢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
  
  陈渊、崔石两人脸色也是沉了下来,连梁真也不好看了起来。
  
  特别是梁真,路上倒是也和苍晟聊过几句,以为对方只是不动人情世故,现在一想,合着对方根本就看不起自己才是那一副高冷的模样。
  
  “也就是说,你不是金融市场监管局的人了?”殷长生眼睛一眯,嘴角划出一个弧度来。
  
  梁真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一声不好,赶忙说道:“苍晟虽然不是金融市场监管局的人,但他代表苍奥议员过来督查我们办公。”
  
  这算是圆场了过去,苍晟也是冷哼一声。
  
  殷长生这会是彻底笑了:“是嘛,文件拿出来我看看,我想,我应该有权看这文件吧。”
  
  “抱歉,这属于...”
  
  “不用抱歉,见过这东西吧。”殷长生随手把联邦起源级功勋徽章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梁真回头看了一下苍晟,对方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他就知道自己坑了。
  
  要是苍晟是金融议员,他肯定敢上去跟殷长生对线,但很可惜,他不是。
  
  苍晟只是金融议员苍奥的儿子,在联邦里头无官无职,所以他准备认怂了。
  
  这不是要出事,而是已经出事了,他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李年会被扣住了,而且陈渊还敢用盗取联邦机密和通敌卖国的罪名了,因为苍晟要的人工智能底层代码和内部备份资料,前者还好,最多也就是隐私权,但后者,能够获得联邦起源级功勋徽章的人,这超级计算机里头能不存着些研究数据吗?
  
  这些研究数据,就是联邦机密。
  
  而且从这方面来看,苍晟就是拿着他们金融市场监管局当刀子,可惜他还是太年轻了,不知道这联邦起源级功勋徽章的含金量,就算是他爸,金融议员苍奥来了,也只能和殷长生打个半斤八两。
  
  就算殷长生不会政治,不会妥协,但稍稍放出点风声出来,不说三大学院出来给他站台,就是军部、其他议员也会站出来。
  
  这是国宝级的人物,你还想要人家的内部备份资料?
  
  怕不是把你爸都得给拖下水。
  
  “我知道了,我转为污点证人,是他,联邦金融议员苍奥的儿子苍晟以让我成为下一任金融市场监管局局长作为条件让我进行调查并且获取联邦机密,事先说明,我并不知道这是联邦机密,只以为是普通的商业信息。”
  
  苍晟听到梁真突如其来的反水,整个人都懵了。
  
  “你敢背叛我!”苍晟咬牙切齿的看向梁真。
  
  “我从未效忠过你,我的忠诚永远属于联邦。”梁真脸色平静。
  
  真以为他是傻子不成?
  
  要知道,在他们进来的时候,这盗取联邦机密和通敌卖国两顶帽子已经悄无声息的悬在了他们头上,就看着位‘杨正’愿不愿意放下来了。
  
  这要是戴个结实,苍晟有他爸苍奥这么个联邦议员作为后台,他爸大出血一番也是能够保下苍晟的,但他这个金融市场监管局的处长可就真得凉了,这可是件大事,他扛不住的。
  
  至于让苍奥救他,说实话,到时候能保下苍晟还得看在是他儿子的面上,保住了说不定连议员的身份都得没,怎么可能还会再保下他这么个无关紧要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