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890章 王侯书生如何能与才高八斗相比?

第0890章 王侯书生如何能与才高八斗相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手中有粮,心里不慌。
  
  冯刺史当然很明白这个道理。
  
  甚至他还明白:备战备荒为……嗯,为天下。
  
  凉州就是因为百余年来动乱不已,所以大好的丰饶之地被白白荒废掉了。
  
  这个时代对自然灾害的抵抗能力本就不足,再加上人祸的增强效应。
  
  一场不大的自然灾害,很容易就被放大成让百姓流离失所的灾难大片。
  
  所以大至朝廷,小至一方主官,不说真心为百姓着想吧,就是想要维护社会和百姓的稳定。
  
  长久之计就是大力发展生产力,大幅度提高社会与百姓对抗风险的能力。
  
  只是这个方法,在识字率极低的古代,想要出现明显效果,那就要极大拉长时间线。
  
  至少以百年甚至数百年为单位来计算。
  
  再加上中国古代生产关系过于早熟,所以当社会发展到某种程度,反而会对生产力产生阻碍作用。
  
  所以在历史上,任何想要解放生产力,打破旧的生产关系的改革,都必然会遇到极大的阻力。
  
  在大部分时间里,这种改革或者改变,只能是被动而又缓慢地进行。
  
  至于还有没有别的方法?
  
  当然是有的。
  
  效果最明显的方法,就是开启基建模式。
  
  以这个时代的水平而言,兴修水利,就是见效最快的基建。
  
  但对于冯刺史来说……小孩子才会选择,大人当然是全部都要。
  
  十年前就有计划地撬世家的墙角,用了十年的时间,终于锻造出兴汉会这把利器。
  
  对这个时代来讲,以他为首的兴汉会,就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
  
  这一点根本不用客气。
  
  正是因为作为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所以他才能摆平南中夷人,凉州胡人。
  
  甚至还能让相当一部分世家豪族不得不主动转型。
  
  既然连长远方向都抓准了,那么剩下的基建模式,自然也不可能落下。
  
  大乱之后才有大治。
  
  虽然百年一遇的白灾并不能动摇世家豪族的根基,但对凉州胡人部族和相当一部分底层黔首的影响却是相当大。
  
  大到让冯刺史有机会重新整合凉州中下阶层的社会资源。
  
  以工代赈,开启基建,让为了能吃上一口饱饭的大量百姓和胡人,对大汉的凉州刺史府很是感激。
  
  只要能让苍头黔首在灾难里活下去,你就是天天搂着娇妻美妾醉生梦死,那也是好官。
  
  若是没办法让人活下去,真让百姓饿急了眼,谁还管你是吃草根的清官还是食肉縻的贪官?
  
  反正对他们来说,肉食者都是一路货色。
  
  冯刺史作为有口皆碑的良心官员,自然不可能是那等货色。
  
  凉州的春耕过后,就算冯刺史偷空带全家去踏春,他对于凉州的百姓来说,仍是好官。
  
  不过他可以偷懒,其他人未必就有这等好运。
  
  比如说,马田和李明就在其他人之列。
  
  因为春耕过后,要抓紧时间兴修水利,为来年耕种打下基础。
  
  未来的两三年,决定着凉州是否能成为真正的丰饶之地的关键窗口期。
  
  李明之所以跟马田吐槽说是来当苦力,就是因为自己等人必须要参与这兴修水利之事。
  
  不是站在水边指手划脚两句的那种,更不是坐在官署里吩咐一声就完了的那种。
  
  而是必须要到现场,亲自组织民夫赶工的那种。
  
  说白了,就是拿他们当小吏来使唤。
  
  不怪李明这般吐槽。
  
  小吏对于苍头黔首来说,当然是一个难以跨越的阶层。
  
  但对于世家子弟来说,却是劳心疲身的苦差事,有多少人愿意从小吏干起?
  
  不信就看看眼前的现场。
  
  带着幞头,明明是读书出身的那些小郎君,居然卷起自己的裤腿,跑到泥水里,指挥民夫挖沟。
  
  甚至有些性子急的,还亲自操起工具干了起来。
  
  你们读书人的矜持呢?
  
  斯文呢?
  
  你们是泥腿子吗?
  
  “看到没?”马田抬了抬下巴,示意那些惹眼的小郎君,“若是吾猜得没错,那些定然是从南乡学堂出来的学生。”
  
  “那冯明文,就连自己带出来的学生都这样用,怕是动了真格。”
  
  “到时候,若是我们不愿意放下身段,那他的那些学生,通过前三个月的考课,自是让人无话可说。”
  
  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
  
  更何况,世家子不愿意吃这个苦,那些寒门庶子出身的,未必就不愿意。
  
  只要咬牙通过了两年后的考课,万一以后真能博个出身呢?
  
  更重要的是,那些世家子个人就算是再怎么不愿意,但自己家族呢?
  
  几个月前多少家族才吃下了冯鬼王送到嘴边的大好处?
  
  那些好处,现在还没完全吞到肚子里头。
  
  他们真要敢说干不了偷跑回家,族里的主事人怕是能把他们吊起来打!
  
  你要真不干,那族里得到的好处,岂不是要吐出去?
  
  能风流百年甚至数百年的世家,可能会在大势未明了前,误判一些东西。
  
  所以都喜欢做两手准备。
  
  但在大势明确之后,若是还不懂得取舍与轻重,那他们也就不配有这数百年风流。
  
  季汉从刘备开国,就曾掠夺蜀地世家钱财为国所用。
  
  到诸葛亮治蜀,打击蜀地世家豪右那是出了名的。
  
  最重要的是,人称小文和的冯永,挟萧关大胜之势,入政凉州。
  
  在抛出了让人无法拒绝的巨大利益的同时,开始在凉州开展考课选才。
  
  对于世家豪右来说,这种感觉,就如同在吃着外头涂着屎的蜜。
  
  恶心是恶心,但真要让他们丢了,谁也舍不得。
  
  当年大汉丞相想要吃冯鬼王的红利,都不得不闭眼咽下去。
  
  现在终于轮到凉州世家豪右再来一遍。
  
  至于大汉丞相是不是故意的,那就不得而知。
  
  反正丞相是已经习惯了,或者说不得不习惯。
  
  想来凉州世家以后也会习惯的。
  
  凉州世家不少人也看得很明白,季汉在打击世家豪右方面不可能退让。
  
  毕竟后汉纵容豪强两百载,让豪强成长为世家,结果呢?
  
  世家趴在后汉身上吸足了血,然后冷眼旁观后汉轰然倒下,甚至还有人嫌它倒得不够快,上前推了它一把。
  
  所以说,自称承两汉一脉的季汉怎么可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当然,这些年来,蜀地世家也不是没有新冒头的,更别说陇西李家,这几年突然大翻身。
  
  但只能说明季汉看得很清楚,世家不可能完全被铲除。
  
  并不能说季汉不会限制世家,约束世家。
  
  在这种大势下,再加上冯鬼王丢出让人根本无法拒绝的利益。
  
  一手大棒,一手蜜糖。
  
  听话的有糖吃,不听话的就只能像蜀中李家大房,被大棒赶去角落要饭。
  
  所以现在趁着世家子弟还有优势的时候,想办法占据先机,就是最好的出路。
  
  对于世家大族来说,恰烂钱而已,算不得丢人!
  
  不然还真要等后面的寒门庶子,甚至黔首子弟追上来?
  
  世家推出来的世家子弟,被冯鬼王折腾得再怎么苦不堪言。
  
  但只要其家族不想像蜀地李家那样被时代浪潮所淘汰,那他们就只能认命,要不然还真能视家族利益而不见?
  
  李明本就是出身于被浪潮拍倒的李家大房。
  
  虽说他仅算是大房的底层,但他对这些事情的感受也要远胜其他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